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主题 : “在垃圾派面前,其他所有流派的诗都是垃圾!”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2.《关于垃圾派写作,我也有话要说》


                                            作者:王荣根


       题记:上个月在花街社区现代诗歌版面有人大量转贴垃圾派领军人物徐乡愁的诗歌, 大家褒贬不一,各舒己见,以下是我的跟贴(略有删减):

       对垃圾派写作了解的不多,就从今年看了几个关于垃圾派的诗歌来论,我觉得其肯定的一面不容质疑,像楼主贴出的关于徐乡愁的好多诗歌,虽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们反感的字眼,但我认为当我们在读这些诗歌的时候不要总盯着那些“垃圾”不放,写垃圾仅仅是种手段,其内核是对媚俗与虚伪的反讽,并表达一种不妥协的立场,其向下的理念,也更关注了下层的民生,仅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毫无疑问,垃圾写作的出现对我们传统的审美情趣是种莫大的挑战——在视觉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击,我认为这种不适应感是垃圾派写作招来公敌的根源之一。但这里我们必须清醒一点,真理大多有着时空的局限性,昨天的有些真理到了今天可能会变成某种谬论,其原因是事物总是不断发展的。基于这一点,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诗歌的审美情趣也应该是一种动态的变化。就像其中的一遍评论说得那样:“(垃圾派写作)以全新的角度、最叛逆的思维、最彻底的瓦解,和最本质的抵达、最深刻的关注,让这个时代措手不及。粉碎着、思考着,这是建设的前奏,我们可以有理由期待着。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个时代诗歌的多元和思想的多维。”
  
        “这是建设的前奏”,而最后构建出来的“蓝图”又会是怎样的?这是我现在遇到的疑惑,也是对垃圾派写作出路的疑惑。

       我觉得它的生命力应该在于针对时弊,关注民生,其向下的理念是这一切的基石。楼主贴出的徐乡愁的好多诗歌,就像一把把锐利的手术刀,一刀刀是如此精准地切中这个社会的要害,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很难再有像它们这样给我带来心灵震撼的诗歌了。这就是我当初为什么说这是“难得的使人眼睛一亮的好诗”的原因。从这一点出发,我觉得垃圾派写作远比那些一味沉浸在风花雪月、咀嚼着那些前人早已咀嚼千遍的传统写作强!当然,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同样发现一个问题,一些所谓的垃圾派写作,确实庸俗不堪,为写垃圾而写垃圾,这就失去了垃圾派写作的价值。被人攻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总之,我觉得任何一种流派的写作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只是生命力的强弱不同而已。做为读者,要理智而宽容,别让自己的狭隘与偏激左右自己的判断。大浪淘沙,虽然大浪也会淘走一些闪光的金子,是是非非,真真假假,还是让历史的大浪来淘吧。 

                                                2007-10-28

文章出自王荣根(浙江温岭)的博客:
http://blog.wledu.org/user1/wlg8765/archives/2007/21664.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3.《在垃圾派中发现幽默》

                          作者:刘幼民


       接触到垃圾派是爱好诗歌造成的缘分,没有这个爱好,一说到垃圾,自然的反应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可是,有了爱好诗歌这一层关系,做到有诗无类,到垃圾场中转转,找一找,搜一搜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很好理解了。

       先是在网上读到徐乡愁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通俗化的言词,没有一句有诗意,但是读了下去,却感到心在不停的跳。

       “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 /好想明明白白地被 /人民法院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这个开头实实在在的很垃圾,有哪一个正常人会有“活得不耐烦了”,就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的诉求呢?坐牢不是好事情,即便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何敬平烈士有过“要把牢底坐穿”的诗句,可是它的前提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而是为了追求真理,“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正所谓“诗言志”,是有志者的心声。

       徐乡愁是垃圾派的教父,也就是垃圾派的样板楼了。他的形象如何,中国垃圾派的形象就应当如何了。学生高不过先生,这是耶稣的看法。

       垃圾派有“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粗糙、放浪,方死、方生”的原则性规定,徐乡愁做出解释说:“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诗歌长期沦为政治的附庸,沦为阶级斗争和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唯独不能说人话,说真话,更谈不上丁点艺术。但1976年后中国诗坛经过‘朦胧诗’和‘第三代’和‘民间写作’几代诗人的努力,经历过很多的风险(被谩骂,被批判,被通缉、检讨,自杀、流亡、甚至坐牢),中国诗歌终于挣脱了体制的束缚,走上了艺术发展的正常道路,让诗歌回到了诗歌本身。当今的‘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就是沿着先锋诗歌的精神继续向前探索。‘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表面上‘肮脏龌龊下流’,背后却藏有很干净的东西,这是那些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低俗才能救诗歌。”徐乡愁的解释其实是把垃圾倾倒在了“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的头上,垃圾派成为了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了。

       清楚了徐乡愁的大立场之后,徐乡愁所说的“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成为了一种对现实的揭露,不唱赞歌、不唱红歌的体制外诗人,为了他们不合作,爱批评,常揭露的坚持,在执政者眼里,口里,意识里,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会是什么呢?徐乡愁与何敬平烈士的区别,大概仅在于前者把追求真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的高尚行为有意的崇低、向下“丑化”为垃圾,借以开拓自己的言论自由空间。而后者没有崇低、向下丑化自己高尚行为的必要,因为事实上,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言论自由的空间明显优于新中国后的60年。

       我们可以继续看看徐乡愁是怎么崇低、向下通过“丑化”自己,在垃圾场中为自己竭力开拓出了一方言论自由的空间的。不得不佩服徐乡愁的智慧和他极为娴熟、高明的驾驭语言的能力。

       “于是,我故意去践踏农民的庄稼/求他们把我告到官府/可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悲苦的农民理都不理我 //我又用石头去砸商店的橱窗/你使劲砸吧,店老板高兴地说/反正本店是亏损单位,/我们正愁找不到补偿的理由 //最后,我干脆去抢警察的钱包/直接引诱警察同志来抓我/我是早已活得不耐烦了/可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 //看来我这辈子是难以进监狱了/我只有去贿赂监狱长/让牢房反过来坐我/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

       只要真正了解我们的现实,没有把屁股坐在统治者发给的板凳上,就必然会赞赏徐乡愁惊人的幽默才能,“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都是有现实根据的艺术描述,不过他把黑暗的、令人不爽的东西,变成了十足的笑料,而最后收尾的诗句“让牢房反过来坐我/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是在何敬平烈士诗歌基础上的再加工,把人对牢房的克服,倒置为牢房对人的灵与肉的磨折最终达到了极致。

       好的诗歌说的简单点,就是能够叫人心跳,叫人与作者的感情发生了互动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应该就属于这一类诗歌。

                                    2013-02-28

刘幼民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03e0d0700101bno6.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4.《世纪之交下的诗歌-垃圾派诗歌浅见》

                                                     作者: 圆角


     【诗歌柔软,语言易碎,以诗歌包裹语言,谨防语言跌破。】

       今天不讲故事,我们来谈谈诗歌。
       在今天看来,中国这近四十年,在诗的流派走向上,主要分两种。最为人所熟悉的是现代主义的一支,走向西方主流文化,从朦胧诗开始直到现在的知识分子写作。而另一支,也是当今最活跃的一支,即走向向下,最为贴近生活姿态的民间写作。
       回顾中国近三十余年诗歌史,你会惊奇的发现,中国的新诗其实走的是一条向下的路线。从神到现实英雄,从虚妄模范到人(理想主义),再从从平民到语言,最后由人(低俗粗鄙)及肉及物。
       我今天想谈的,是最最在下的垃圾派诗歌。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垃圾派诗歌的,读了垃圾派代表人物徐乡愁的诗,我发现虽然其用词极其不堪,甚至低俗龌龊,但从意义上来讲,我认为可以分为几个层次来理解。
       从思维方式上来讲,徐对于逆向思维的把控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他以最新颖最忤逆的思维,瓦解到最基本的本质。认真读他的诗,你可以解构出深刻的现实意义。之所以深刻,其原因在于崇低未必意味着诗歌的堕落,相反,当“假大空”这种虚妄的主义以“伟大”“正义”为旗帜大肆横行之际,必然有“祛伪”“审丑”的批判性主义诞生,徐以“伏地写作”的反其道而行的精神,对虚置高处的“假大空”采取一种以下犯上的姿态,提出严肃挑战--

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换成一对狗眼睛     
从此以后,我狗仗人势
我狗急跳墙,狗苟蝇营
狗眼看人低
……
而最搞笑的是
人们幸福的时候不摇尾巴
却用语言互相吹捧
且人生观和狗生观也不同
像人治的人日的人工制造的
在我的狗眼里
相当于狗日的狗娘养的


       同时,这种低入尘埃的写作模式往往非常的亲民,它并不拘泥于现有诗歌是格式,言语粗鄙放荡的同时通常通俗易懂。这也是垃圾派诗歌的基本形态。当诗歌从束之高阁的玩意儿返还到人间时,它才有真正的现实意义。贴切的说,民众最直抒胸臆的文字形态就是骂街,而垃圾派诗歌把国骂进行的更深一步,由下半身直接坠至地面,甚至埋入垃圾。且将这种文字赋予诗歌的内涵,以酣畅淋漓的语言,针砭时弊。因此通过垃圾写作,粗率放浪的诗写往往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而把垃圾诗写放到历史中考量的话,我却并不看好。我认为垃圾派诗歌一定能掀起民众波澜,但却不能为人传颂。其实,垃圾派的本愿是纠正现代诗歌过于盛行的高蹈、虚幻的写作风气。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多数诗人往往会因为过分情绪化的状态导致诗文矫枉过正,甚至仅停留在情绪的宣泄,文不达义。在写作水平上,优秀的垃圾派诗人并不多,这导致大多数垃圾派诗歌缺乏思想上的深度与厚度,很多诗歌并不能起到良好的警世作用。
       同时,在当时互联网初盛行的时代背景下,曾经的传统纸媒被新兴的网络所取代,诗歌的传播形式发生了许多变化。而网络化带来的最大弊端就是审核标准不规范,糟粕诗歌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在贴吧,论坛里蔓延开来,很容易煽动起民众,形成民粹。这不仅不利于文化思想的传播,还为社会徒增了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诗歌从最初被发明出来,其效果必当适应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的心灵需要。因此,在这个时代出现了以审丑为标准的垃圾派诗歌是必然的,但即便如此,垃圾派诗人还是应当从“肮脏、邪恶”的意象中挖掘诗歌的审美本质。尽管倾向不同,观念有别,但唯有这些,才是文本面目的决定性因素。
       笔行至此,仅望诗歌不死,以一首垃圾派诗歌作为结尾--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乡亲们没有钱买化肥
只有悄悄的
呆坐在门槛上夜哭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山珍海味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好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17-04-15 圆角 文章来自: 爱之旅青年志愿者工作室
天津工业大学纺织学院爱之旅工作室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5. 抒情的下水道
            ——聊聊垃圾派的“向屎而生”

                                                        作者:太阳鸟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将“腐尸”、“蛆虫”引入了人们的审美视野,自此之后,人们关于诗歌审美对象的要求似乎一降再降。国内的“下半身写作”将笔锋凝聚于人那隐蔽的尺寸之间,而段首的那句诗则断然跳进了下水道,仿佛那里隐藏着无尽的宝藏。将诗歌的抒情直接带入下水道,这是垃圾派的一大创举,垃圾派人如其名,他们的作品大多毫不忌讳地指涉人类的排泄物——屎、尿、精血无一漏网,叫人读来不觉喉咙一紧。

       关于垃圾派的家底,这里就不再细说了。不得不说的是,垃圾派中的确出现了许多有影响的诗人,成就高的当属徐乡愁。垃圾派的强势入境让当代中国的网络诗坛一时间波浪滔天,大家对垃圾派的褒贬也呈现出两极对立的局面。一种新生的文化现象必定有其深刻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背景,与其选择不顾一切的批判与打压,我更偏向于以一颗包容的心去审视。关于垃圾派,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为最好。


       让我们再次回到篇首那首诗,诗歌的名字是《屎的奉献》,全诗内容如下:

《屎的奉献》

         徐乡愁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2003.3.25.

       通读全诗我们会发现,整首《屎的奉献》起于“屎”并终于“屎”,诗人缘何如此推崇屎,也就是人们避之不及的垃圾呢?“人们吞食了物质以后会产生生活垃圾,语言被打磨无数次以后会产生文化垃圾,电脑使用久了也会产生信息垃圾。当人们在一味地追求精华追求崇高追求审美的时候,却严重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原本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场,人就是一个个精密的造粪机。垃圾派认为:一切思想的、主义的、官方的、体制的、传统的、文化的、知识的、道德的、伦理的、抒情的、象征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伪装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实!”以上引自徐乡愁的宣言式文本——《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把世界的真实归于垃圾的普遍性。这也就难怪他对“屎”如此看重。诗的第一段将人类新陈代谢的产物——屎、尿、屁直露地暴露在读者面前,我们无法相信这些不上台面的意象(虽然垃圾派在其宣言中一再否认意象意境的作用,我们还是不得不提。)怎么能够被诗人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可是诗人利用联想巧妙地将他们分别比作“米的尸体”、“水的尸体”,平日里毫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在这里获得某种层面上的修饰,开始慢慢披上“美”的外衣。与此同时,诗人将人类一系列复杂的新陈代谢活动简化为米与屎、水与尿的转化,让人不禁感慨自我的动物性,同时也惊叹于诗人的智性。紧接着,诗人连用一组数据量化了上述的排泄物,使读者对人类动物性存在的感触进一步强化。末了,诗人笔锋一转,用一句农谚展开,开始强调人类排泄物的价值。在进行了大量的铺叙之后再肯定屎的价值,无疑给人一种真切、实在的感觉。同时,随着诗人对屎的价值判断的展开,我们也由刚开始的厌恶、漠视逐渐转向接受。至此,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已经在诗人的包装之后呈现出审美的光芒。可是诗人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判断,他用一句点睛之笔将全诗带入高潮——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这一句像是匕首,以凌冽的刀锋直剖全诗的腔体,展现给人们血淋淋的事实——屎的价值自是不言而喻,可试问谁又会将它作为贡礼献出,这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人们只是简单地不认可“献屎“这种行为也就罢了,可人们还偏偏要夺走屎的功劳——鲜花,为了谄媚的需要而粉饰自我,这一行为活脱脱展示出人性的虚伪与自私。正像徐乡愁所说的那样:在这个装逼的世界,堕落真好,崇高真累,我们宁愿去拣那掉在地上的脏兮兮的垃圾,宁愿蹲下身来甚至贴在地面上思考人生和世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场,你想掩盖是掩盖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大搞诗坛的“脏”、“乱”、“差”,我们就是要把丑陋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就是要把你身上的屎尿屁(包括我们自己的)抠出来挤出来暴一暴光。所以,诗人决定毫不修饰地献屎。如果将最后一句放到大的垃圾派诗歌运动中来看也是极具象征意味的,这既是在说“我”的狂放不羁,同时也意指垃圾派的不流俗,不低头。垃圾派以否定一切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不合作、不唱赞歌;反文化、反对虚矫,试图以粗粝至简的语言对抗传统。作为一个先锋性质的文学流派,这些尝试无疑是值得肯定的,而对其价值的评判则更多地需要沉淀,我们总是在破坏中高歌,在毁灭中前进,这难道不应该成为我们抱有希望的理由吗?

                                                     2015-04-09

豆瓣小组: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4034544/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6.《醒目的“垃圾”》

                原创 2016-06-19 四夕 煮酒诗话

《屎的奉献》

         徐乡愁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当代诗歌经过了“朦胧诗派“的洗礼后,仿佛人们的诗情跟着被彻底地净化,走向了“文学为人学”的康庄大道。“第三代诗派”随后紧跟着异军突起,把尖锐的笔锋直指被人们捧到神坛的“顾城,北岛,舒婷”等人的诗作,高喊着“反理性,反英雄”,建构着他们的诗歌理论与诗歌体系。活跃在20世纪末的“第三代诗派”没能看到新世纪的太阳,就被黑夜吞噬了。有一只诗派,可能都不能尊称他们为诗派,因为他们自诩自己的作品是“垃圾”。所以,人们戏谑地,轻松地,调侃地,平等地称他们为“垃圾派”。

       自嘲需要勇气,勇气来源于自信。我们在他们的诗歌中发现了这种自信。这种自信透发着对现实“转熟为生”地解构,对高尚轻佻地戏弄,和对真相“剥皮剔骨”地揭露。这让我想起了唐代王梵志的诗,“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这种在口水话上稍作修饰的描述算作诗的话,那确乎是“诗中垃圾”了。但是,诗歌除了技巧外,还有一种东西更为重要——思想。拙劣的写作技巧和难以言说的沉重思想的并置,本身就存在着张力极大的阐释空间。而“垃圾派”故意以拙劣的技法为之,心力之深,力透纸背。不妨再看一首徐乡愁的《练习为人民服务》微人民服务/违人民服务/伪人民服务/未人民服务/微,违,伪,未/不是微小的微/违反的违/伪装的伪/未曾的未/它们都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为。

       相信看过这首诗的朋友,再也不会用嫌弃的眼光看“垃圾派”了。可能我们要换一种视角对待它:自诩为垃圾可能是诗人惹人注目的手段,他成功了,他成功并不在于吸引了我们的视线,而是警醒了我们:美好的事物值得诗歌的赞颂,但是这不是现实生活的全部,丑陋的事象仍旧充斥在现实肮脏的角落,对此,我们的态度是坚决地,不姑息地,无情地讽刺——因为“讽喻”曾经是我们这个诗歌大国辉煌的传统之一。

http://mp.weixin.qq.com/s?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7.《当代讽刺诗的天才——评读徐乡愁一首诗作》

                                                 作者: 看山望水


       中国诗歌历来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厚传统。纵览古今诗歌,中国诗歌大体上有三类:批判现实主义的入世、山水释道的出世和生活流的在世。从《诗经》的“风”以来,批判现实主义就成为中国诗歌的坚硬内核,无论屈原、李白、杜甫还是出世的陶渊明,其优秀诗作中大都有现实批判的成分,且成为重量所在。现实批判从历史和社会角度看,都有其重要的合理性,乃至在我们这样苦难深重的国家,优秀的作品回避现实不但困难,还令人诟病;应该说,是历史和现实将诗人置于这样的话语场中,他们必然要做出回应。

       徐乡愁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当代出类拔萃的讽刺诗天才。我欣赏徐乡愁的诗胆,诗心,诗才。有此三者,方可为文中勇士,方可为当世立言,方可承担诗艺术的高迈。在当下众多现实批判诗写作中几乎无人望其背顶,堪称讽刺诗大家。

       下面就其《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试做赏析,供诗友们观赏学习。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徐乡愁)

      俗话说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
      但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狐狸必须有尾巴
      第二:狐狸必须是作了坏事
      第三:狐狸必须悄悄地
      把尾巴藏起来
      前两个条件容易满足
      现在难就难在所有的狐狸
      都喜欢把尾巴露出来
      我们无法弄清
      到底是那一只偷吃了生产队的羊

       这是一首翻案诗。翻案诗一般由习见、常理的审视入手,去反思、纠正、批驳,以做出更为恰切的阐释。徐乡愁的许多优秀诗作都在试图剥离话语的蒙蔽性,从而揭示真相。从语言学角度看,语言结构反映了思维结构,心理结构,甚至社会结构。徐乡愁(还有严力)敏锐地解剖关键词,如同外科手术般切开了特定言语下的麻木和诡诈,剥去了皇帝的新衣和鬼魅的画皮。这也是徐乡愁诗歌艺术的重要特征。

       本诗先把一句俗话放在手术台上置于无影灯下。第一句“俗话说”,单独成句的意义,在于作者正是竖起了一个靶子,找准了一个对象,即这句俗话的蒙蔽性,诗人想阐述确证其在当下某种语场中的不准确性。“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这句老话体现了一种常见心态,邪恶遭到正义审判的必然性依赖于其自身的缺漏和失误。这里诗人非常警觉地查知了情况有变,老看法老经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诗人为什么提示的三种情况,非常有意味。——也只有徐乡愁这样的手笔,才可以将“第一,第二,第三”这种公文化八股文写在诗中,成为饶有趣味戏拟,嘲弄,影射。

       1、狐狸必须有尾巴。这句话有趣之处在于,狐狸作为人的隐喻,人是没尾巴的;人比狐狸更精明,更善于伪装隐藏。照着这句俗话去按图索骥,去等人去露出狐狸尾巴,有些幼稚,比如失败。

       2、狐狸必须作了坏事。这句更让我们惊诧,原来还没做坏事的狐狸是难于发现的。

       3、狐狸必须要藏起尾巴,不然就无需发现。这句话和下面的现实语境中的真实描述,几乎让这句俗语陷于瘫痪,非常不可靠,甚至显得荒谬。至此,翻案已经彻底完成——由此可见这句老话非常成问题。显然这里诗人意有所指。

       下面的情况非常令人震惊,所有的狐狸都露出尾巴来了,招摇过市。诗人在这里陷入了困境,就是说,如果按照固有的经验和老方法已经难于找出那只狐狸。在这里出现了悖论话语结构,狐狸尾巴不是都露出来了么,为什么反而无法找出呢。诗人故作疑虑的佯谬话语和神情,显然是有深意的。找不出偷羊那只,在于所有狐狸都露出尾巴了,他们都是偷,且不仅仅偷的是羊,他们都摇着偷窃者的尾巴,单单凭其尾巴已经难以分清某一个。事实上,他们是类的存在。

       “生产队”一词在此成就了一个借代,“羊”指代公共资源和财产。

       这首小诗深刻地揭示了“生产队到现在”公权之害的严重,国之大痛。徐乡愁的诗大气也体现在忧国忧民的诗心上,胆气也体现在直面现实担当上,才气也体现在剖析之笔的力度上。这也让他在垃圾派和口语诗的浅白无力的情绪化写作中卓然出众,也是单纯玩弄修辞的写作不可同日而语的。

                                                       2013-9-25

看山望水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2ea245d0101fkn9.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8.《时评迟诸葛——邂逅乡愁》


                                    作者:予惋惜垂泪烛


       在暑期给孩子所列的必读书目中有余(光中)《乡愁》字眼,当“x”、“y”不分,多画两人时点到你——徐乡愁——迟到的邂逅竟是在阁下红遍大江南北后数年的2010年8月18日,令人汗颜不已,心中陡增寒意——“九天月揽,五洋鳖捉,卫星电视吴刚愕”、、、网络时代,无疑我确乎成了当代“吴刚”:蟾宫“折桂”,老死广寒,真真井底之蛙,孤陋寡闻——自嘲无他,盖羞于随波逐流,不齿与时俱进使然。

    自人类进入文字史以来,先哲们“上穷碧落下黄泉”,探之险远:登临玉皇顶,横绝峨眉巅;掘之幽深:共语黄泉路,相逢奈何桥;触之细微:烈日欲焚,泉流幽咽;梦之寥廓:夸父追日,嫦娥奔月——九曲黄河,万里长江------圣贤们修身治国平天下,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花雪月,湖光山泽,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面面俱到,入诗入文,洋洋大观书就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但其中不乏另辟蹊径之人,从张打油、胡钉铰的乡野俚曲到郊寒岛瘦,温浓韦淡的诗庄词媚——古人已穷形尽相,包揽无遗。后人们大都旧词新翻,老调重弹,大树下面乘好凉,而时人更是流于寄生,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生吞先哲,活剥圣贤,竞相百家开坛,赚足眼球——

  而我们的“时空超人”徐乡愁却启动旁门左道,开发人体,透视内脏,解剖肠胃,屎尿入诗,异彩纷呈,堪称疲软诗坛复兴盛宴:

       庄稼一枝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屎的奉献》
      这时候/你突然在路边发现/一泡热气腾腾的鲜屎/一种安全感便油然而生——《在荒郊野岭》
  没钱买化肥---农民只有坐在门槛上哭泣---当官的---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猛吃---豪饮---狂吞---然后保质保量地---把屎屙足把尿撒够---以确保春耕生产顺利进行——《春耕马上就要开播了》 
   
  芸芸众生,过多行肉走尸,酒囊饭袋,忧国忧民如君者几人欤?不才仅能充当看客振臂喝彩,遥相呼应,力挺乡愁:

        既然正不了就“歪”吧
        既然好不了就“孬”吧
        既然无天真就“邪”吧
        既然自大点就“臭”吧
        既然马面不对就“丑”吧

       歪火、装孬、犯邪、逐臭、炫丑——见怪不怪,萝卜白菜 。快餐文化日盛,痞子文学肆虐——“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愿志存“奇伟、瑰怪”的徐乡愁愈涉愈奇,渐入佳境至止“险远”,成就“罕至”!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前人能做到,我们的乡愁同样能做到,愿乡愁一路走好!
      
                              2010-09-04

予惋惜垂泪烛的博客:
http://blog.ifeng.com/article/7105218.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9.《经典诗作评论——浅析徐乡愁政治题材上的表现艺术》

                                           作者:看山忘水
    


       在笔者苛刻的阅读中,诗人徐乡愁诗作引发了本人高度兴趣和由衷敬佩,在于他不凡才华和独到的表现方式。才华是天赋,而文本展现的艺术方式却有迹可循,值得研讨学习。本文试就徐乡愁代表作之一《练习为人民服务》分析其艺术表现方法。

                     文本的深刻性

        政治题材等认知性的处理难度,一则要有见识,二来要有表现方式,前者是作者生活思考的成果,后者是艺术表现力,两者是一件作品成其为优秀的条件。即便写作过程或多或少有启发效力,语言本身有自动意义生成的神秘魔力,也无法替代头脑见识。我们常言作家诗人要有生活的深度,也要有艺术手法去表现,就是在谈作家诗人的本钱。一个时期以来,片面讲求艺术方法,甚至玩语言文字,作品常常失之肤浅,不够深刻;可从创作角度看,单单有“为人民服务”是个伪命题,也不足以写出这样优秀的作品。因而在谈到深刻与否的问题时,不可将思情和方式对立。形式是内容的延伸,是内容的完成形态,也说明在未诞生前,任何深刻都只是胚胎,未实现状态,非文本的,就谈不上文艺上的深刻。

        从文艺理论上说,作家的独特方式正是由特殊性到一般性再到特殊性的揭示方式。不善于使用这样方式,即便哲学家也未必能写出优秀文艺作品。

      《练》一诗正是从“为人民服务”这个特殊性命题的解构,个性化(创意)地阐释了命题真伪的意见看法,显示了深刻性,令人惊讶。

                        现场发力机制

       我们说某个题材的表现,往往有形象性一说,这是较为传统文学性看法之一,而这个看法也值得审视。不能将其视作意象性和比喻性,以某种直观物去比拟抽象之物,简单理解成明喻和隐喻的方法。

       浪漫主义文学的虚弱病症在此。现代以后文学则注重对所写之物的本质揭示,形象性不单单是为形象的考虑,而通过形象去揭示本质,释放其现实意蕴,而脱离了歌德反对的“比喻文学”的肤浅。

       《练》没有比喻,可又非常直观,不抽象,不空洞。从这个文本里,我们可以看出直观性的深刻广博含义。其并非跟眼睛等感觉器官的直观,而是心理上的直观。当我们看到为人民服务这个抽象词时,我们可以联想起很多直观的的事物。它不是理念也有种种现实的形象在我们的感受中。

       诗正是单刀直入,以庖丁解牛的简劲,现场为读者“解决”掉了这头高高在上堂而皇之的“牛”。展示了高超的诗歌语言技巧。

       其现场性还体现在文学层面的意识形态话语对抗。我们的社会和生活充斥着意识形态话语。

       现实批判在我们的文学环境中有其深刻的合理性,但不是说它要成为某种“主义”,某种陈旧的方法,而是以艺术的方式去丰富和探究表现方式。

        这首精短之作的深刻性、革命性也在这里————

                    解构主义范本

       文本解析不得不研究文学现象,思潮。后现代文学的兴起,先是西方理念引介过来的,可这种话语在本土的受接纳程度之高,出人意料,衍生了很多流派。应该说我们虽然没有形成这种思潮,却有其深刻的现实土壤,属待发状态,被理念的借鉴引燃了。思潮不是有趣的新观点,也不是用来玩语言玩诗的。

       我们对比韩东的《大雁塔》,除了消解清除传统登楼抒怀,不具有什么深刻,当然也可以看作思潮引进之初一个文本样式,文本图解,如同当年胡适的《两个蝴蝶》,有初期文本的实验启蒙意义。

       反核心、权威、中心、理念的反势思维,表现在文艺小品,大众短信等各个方面,乃至日常语言的戏弄、戏拟性,非规范性用法。在文学领域当然更为滥觞,成为口语诗对抗学院派的利器。

       《练》写作特征是“解构”,在理念和方法上的一次经典写作,成为经典文本。

       诗人假借现代汉语词语练习游戏,用“微、违、伪、未”替换和消解了“为”,揭示了其虚假性;同时,又转换角度做了一番“辩解”,将其还原成“为”,嘲弄了辩护者的可笑窘态。内涵丰富深刻。

       在话语蒙蔽和欺瞒的环境下,也体现了诗人坚守话语的立场的武勇和力量。应该说,这是现当代作家诗人要做的一件大事。

       在这类题材上,在话语立场上,在艺术层次上徐乡愁显然不是隔靴搔痒的曲婉的撒娇哀怨的小声嘟哝的“譬喻文学”可以相提并论的。

                                                        看山忘水 2015年3月4日草笔

来自:
http://www.zgsglp.com/thread-363833-1-5.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0.《两岸“乡愁”万重山》      
                              


                                   作者:庄子吟


       以前我们长期阅读类似余光中先生的《乡愁》,属于传统美诗,从中吸收诗歌的养分,赞美之推崇之。现在有一个名叫“乡愁”的诗人,用石破天惊的笔法,开拓诗路,“徐”和“余”两岸峥嵘,虽不互相唱和,但也不抵牾,皆能在诗坛的荷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

       徐先生大部分的作品是令人拍案叫绝的,一些甚至是当代中国的一副猛药。比如《为人民服务》,《春播马上就要开始》等,更是令人玩味中反思。绝对顶级诗歌,按“垃圾派”说法,一定“遗臭万年”。

       当然有一小部分比垃圾还垃圾,不能被回收。但是从古至今,那一个大诗人没写过几首垃圾?我们应该用包容的态度批评。

       总之,垃圾派宣言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不过徐先生有力度有内涵的的作品胜过口号式的宣言。徐先生应该算自成一派,不要跟那些纯粹的垃圾搅在一起。

       徐先生是垃圾池边的一块璞玉,他一定也是从赏读类似《乡愁》传统美诗——中国玉开始的。

                                                 2014-10-2

文本转自“中国诗歌流派网”:
http://www.zgsglp.com/thread-313240-1-1.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1.《垃圾派运动》

                               作者:吴故(江苏)


       垃圾派诗歌,特别是诗人徐乡愁,是2011年伊始最大的发现。与虎哥有争论,是皮旦还是徐乡愁?这个我认为不是主要问题。但就我本人的感觉来讲,皮旦是个很好的诗人,但徐乡愁的诗歌让我感觉到力量,内心的锋芒,还有背后精神境界。就我本人来讲,是徐乡愁而不是别人。这是20年前接触诗歌以来,唯一的一次,我被诗歌重新点燃了内心的激情。

       垃圾派最大的特色我认为还是“黑色幽默”,似乎是从王小波那里来的。当然你可以推得更远,荒诞派等等。这需要考察,不能凭印象。但这不是我的主要任务。最大的任务,还是看看对自己有什么启发。自己能不能通过垃圾派诗歌以及徐乡愁,产生什么样的启发。

       语境是如何转变的?我们从小姐的概念的演变,大致可以理解语境的改变对于语义的影响。首先我们应该看到现象。比如小姐这个特殊的群体现象的产生,然后这个语境就变了。很多人不能理解垃圾派诗歌,和语境有着很大的关系。当一个词或者说概念,它的语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后,我们有时候思维习惯上一时还难以跟上。比如小姐,现在已经不能称一位美女为小姐了。我不知道是美女的悲哀,还是小姐这个词本身的悲哀。并且小姐这个词,已经被完全颠覆了。但是垃圾这个词,还是略有不同。垃圾是如何达到它在语义学上的颠覆的?这个很微妙。它首先必须有荒诞逻辑的背景,它首先必须达到“这个世界的逻辑是颠倒的”这样的一个判断前提。当崇高与谎言,道德与伪善,美丽与丑陋含混不清的时候,我们才能提升垃圾的地位。垃圾这个词,它也不可能被完全颠覆。垃圾派也没打算把垃圾提升,因为他们的口号就是崇低。他也不可能认同,这里面有一种耶酥献祭的意象。

       徐乡愁以及垃圾派,他不是一个启蒙的姿态,他把自己看成这个欲望时代的祭品。他是献祭的角色。他没办法启蒙,他不是“世人皆醉我独醒”这样的一个认识,在精神层面上,他对自己的认识和定位不是崇高,不是救世主。他的姿态也不是房龙那样的宽容。宽容本身,就是一个道德高姿态。正因为你比别人更加道德,所以你才宽容你认为比你道德低下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他把自己放在道德的最低层面。“人是造粪机器”,“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些话语里面,含有对人类全部文化的解构这样的含义在里面。他甚至也不是一种耶酥精神的简单复制,很难和十字架意象去完全重叠。这里我最初的理解,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偏差。因为它有对人类全部文化的否定这个意图在里面。他用否定自己的方式,去否定这个世界。诗歌从英雄到浪漫的人,再到平庸的人,再到俗媚的人(下半身),这种解构在垃圾派看来,仍然是不彻底的。垃圾派对人是制造垃圾的机器,再到垃圾粪池都比人世干净,这里面也有一个认识的转变。所以徐乡愁的倒立,是个很绝妙的想法。我倒立,把天空踩在脚下。我跳进粪池,我用肛门呼吸。这个藏污纳垢的世界,这个人类欲望的试验田,这个居住在天上的上帝都要侧目的世界,无力的拯救的世界。假如一定是这样的话,那有谁能否认,粪池里或许还有新鲜空气呢?这个世界的堕落是因为人。所以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就好比你骂别人是垃圾,他会回骂你说,你连垃圾都不如,你这是在侮辱垃圾。因此这个解构已经把人解构到底了,把人类文化活动解构到底了。

文章来自吴故的个人空间:
http://www.211400.com/home.php?mod=space&uid=2690&do=blog&id=6704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Total 0.038965(s) query 4, Time now is:11-18 08:33,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